2007年6月2日 星期六

焗住親熱

清早6時起床,還是睡眼惺忪之際旅館的伙計便上來敲門,說早上來護送的警察已經來了,催我趕快下樓,可是我7時正收拾好行裝落到樓下大堂,那些說是負責護送的警察又不見了,旅店的老闆阿伯帶我到路口坐的士去往來邊境口岸Share的士的迴旋處,要他親自出馬,想是剛才的警察等得不耐煩,便責成旅店老闆親自“護送”我去坐的士,而那班不曾露面的警察大哥就先行鬆人去也。

在迴旋處等了一會便湊夠了4個乘客出發,除了我是外國遊客外,其餘3個坐車的大叔都是跑跨國運輸的貨車司機,在扎黑丹歇息了一晚後便回邊境海關取回貨車繼續行程,從扎黑丹到邊境口岸沿途都是舖得很好的柏油路,約75公里的沙漠公路的士每人收費IR30K,十分化算,可是聽說若是從反方向的巴基斯坦入境,那些回程的的士司機便會回復發錢寒的本性,開天殺價的向入境的外國遊客敲竹桿。

8:30便來到邊境檢查站,花了5分鐘便辦好出境手續過了關,只是在海關的窗口辦手續時,有個平民裝扮的老頭說要拿我的護照替我填表,我見其他出境的人都是自行填表的,按常理我當然不會隨便把重要的護照交給來歷不明的閒雜人等,便不理那個老頭懇切期待的眼光,自己在海關窗口枱上的登記表寫上資料,跟著直接把護照遞給窗口裡的海關人員辦手續,那位老頭見我不肯讓他幫助,便發老脾的大叫我是發神經的“Crazy!”,想是他一大早便痛失了索取小費的機會,老羞成怒大發神經胡亂吵罵,於是我便火上加油笑嘻嘻的多贈他兩句:“Yes!I’m cracy!”,激到他扎扎跳,真不知是誰在發神經呢?

離開了簇新的伊朗邊境大樓,過了一道鐵絲網圍欄便是巴基斯坦了,巴基斯坦的入境設施就是一座殘舊的磚頭鐵皮屋平房,與對面“現代化”的伊朗邊境大樓相比可真是相形見拙,反映出兩國的經濟實力的差距真是不少,想來這是地下有沒有石油的緣故吧!在鐵皮屋的棚子填好入境表格,等了約十來分鐘便被叫到一間空調辦公室裡辦理入境手續,想不到老巴的海關竟然是電腦化操作,入境時要對著一個Web Cam拍照留念存入資料庫裡,真是高科技了!老巴的關員跟著問了我幾句簡單問題,便在我的護照上刷的一下蓋上了入境的大印,一點阻滯都沒有,虧我自前還擔心會否被老巴的海關質疑簽証裡比正常多出一個月的有效期呢?


老巴的海關口岸, 只是沙漠上有幾間平房和一面國旗, 旁邊停了幾台貨車仔和往奎達的大巴, 簡直是一個熱到鳥不生蛋的地方, Taftan, 伊朗/巴基斯坦邊境

出了海關便是所謂的邊境小鎮Tanfan,LP書裡形容這個小鎮是一個“Hell on Earth”人間地獄的鬼地方,雖然這說法有點兒誇張,不過舉目四顧只見四周一片荒蕪,黃沙萬里,寸草不生,只是在海關旁邊有幾家破泥屋平房,放了幾輛生滿鐵鏽的破車,當然還有是在烈日之下感到酷熱難當,我想這不就是以前看那些美國西部牛仔片中的沙漠邊荒常見的場景吧?只是美國西部牛仔片的決鬥場面裡,例必會在鏡頭前無厘頭地出現一卷乾草被風吹得滾滾而過,而這裡有所不同是偶然吹來的一陣熱風,只會把滿地的膠袋垃圾吹到滿天亂飛而已。

面對伊朗的邊防海關就似番個樣

巴基斯坦比伊朗快了一個半小時,過了海關才是早上11時左右,我見海關外邊不遠停了兩輛老爺韓國Daewoo大巴,想是等會開往奎達Quetta的長途大巴吧?這時海關棚子裡有個巴士公司的大叔過來問我要不要買車票,我便用US$20換了Rs1,100的巴基斯坦盧布,再買了一張Rs300的車票,大叔告訴我要等到下午4時才會開車,到明早6時便會到達奎達,那麼我即是要在這裡等上5個鐘頭才會開車?早知就在扎黑丹酒店的冷氣房間睡至中午才起床,食埋午飯才過關好了。

等到中午12時又有一大班巴基斯坦人從伊朗過境來到海關,等他們辦好入境手續後便見巴士公司的人領著那班人到巴士上車,眾人合力把從伊朗帶過來大包小包的戰利品都搬到巴士車頂上,就連我的大背包也都拉到車頂上了,本來還有點擔心會否像昨天般在半路中途下大雨,不過我抬頭一看只見睛空萬里,心中一丁點兒的顧慮便都一掃而空。

巴士開車後不是馬上往奎達出發,而是開到小鎮上一家小飯店午餐休息,乘客中一對老夫婦還請我飲了杯甜茶,就是在印度次大陸上十分流行的那種甜奶茶,真是違久了。之後巴士磳磨至下午3時多再開到小鎮上,兜個圈子拉客後才正式出發,期間只見小鎮上四處都是滿天隨風飛揚的破膠袋,滿地的垃圾和從民居裡流到街上的有機生活廢水,就在烈日的煎熬下散發著陣陣纏繞不散的強烈腐臭味,不其然地便想起去年夏天某日經過香港的將軍澳新市鎮時遇上的那陣堆填區惡臭,不同的是將軍澳的惡臭是從附近的堆填區隨風吹來,而這個沙漠小鎮地上本身便是一個堆填區了,不過比較起來還是將軍澳稍為比這個所謂人間地獄的邊境小鎮又略勝了一籌,畢竟眼不見為乾淨!


從邊境至奎達的空調長途大巴, 在沙漠公路經過的綠洲小鎮停車拜神, 巴基斯坦西部沙漠

老爺巴士在沙漠公路上跑下停下,車子先是在一個公路邊的小村子停車讓司機和乘客到清真寺拜神,順便讓大家在小村子裡隨便的一個清靜角落隨意地方便一下,怪不得小村子裡滿地都是曬乾了的黃白之物。跟著車子在快要入黑時後輪爆肽,司機和助車花了個多小時換輪胎,眾乘客就在旁邊的沙漠上等候,各位又額外多了一次體驗野外放水和拜神的機會。晚上10時多巴士又在一個小村子外停車晚飯,一眾乘客就在大排檔外的空地上席地而坐開餐,食完的殘渣垃圾就隨地倒掉,直接回歸大地,我怕食錯嘢鬧肚痛便不敢光顧這裡的大排檔,還是繼續咬餅好了。

這時小村子上已來了好幾輛的長途大巴停車晚飯,這些大巴的車身上都裝滿了閃閃發光的LED來切成圖案裝飾,加上車上超級大聲的喇叭聲響,保証老遠便可以在一片漆黑的沙漠公路上發現這些大巴,咁就唔怕被其他車子撞到了。吃完晚飯本以為可以馬上出發,可是巴士司機和助手食飽飯後又把剛才爆胎的車輪拆下,原來是要在小村子找汽修店補車胎,車胎補好後卻又不知怎樣竟然不能裝回車軸上,於是一等便是兩個小時,等至午夜12時車子修好方可離開。

本以為晚上可以在車裡一覺睡至天明,可是司機為了省油把冷氣關掉,但又因為怕吃車塵不能大開車窗通風透氣,於是成車幾十人就焗住困在車內,一同在揮發出陣陣濃郁的臭汗味道,又熱又焗冇覺好瞓。更甚的是坐在我旁邊的那位大叔又有理冇理一於照樣大覺瞓,仲時不時把滿面汗油和大胡子的大頭倚在我的肩頭上,我已經夠晒熱了,如果佢係位青春靚女就再熱D都冇所謂啫,但是阿叔就唔該你坐番好D,我唔想同你咁“親熱”呀!(2009/6/1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