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5日 星期五

換然一新

早上和英國兄弟Ben和James到客運站坐8時半的班車到喀什去,買票時發現中國人只需付52元,但外國友人的車票卻要貴上10元,原來多出來的是強制外國乘客購買的特級人身意外保險,中國同胞的意外保險費才是2元而已,不知是否外國人的性命比中國人的值錢得多,一旦發生意外時巴士公司就要賠多點給老外,中國同胞則可以賠少一些。

長途車站, 塔什庫爾干

今天驟睛驟雨,一時一陣驟雨後便是雨過天清,露出一片蔚藍天空陽光普照,巴士沿著重新舖設的柏油公路穿越帕米爾高原,兩旁的崇山峻嶺上舖蓋著不久前才落下白雪,在雨後的陽光下格外雪白閃亮,三個和我們一同坐在巴士車尾的山東大漢拿著大炮照相機拼命地拍照,一邊拍照一邊十分激動地說雪山真是太性感了,這還是我首次聽到有人用“性感”來形容雪山,感覺有點“騎呢”。

巴士在喀拉庫勒湖邊的一個旅遊區前停車小息,那對法國夫婦下車說要去湖邊露營,眾人趁機都下車跑到山邊方便,因為天公不造美,巨大的慕士塔格峰就剛巧隱藏在大片雲團之中,雖然之前兩次跑中巴公路到塔縣時,都能一睹這座巨大雪峰的雄偉風采,雖說這次是唯一真正從頭到尾,由巴基斯坦跨境回到中國走完整條中巴公路,但是今次竟然與慕士塔格峰緣慳一面實是遺憾,使到這次中巴公路旅程未盡完滿。


驟睛驟雨下舖上新雪的帕米爾高原
於喀拉庫勒湖畔停車休息, 中巴公路
中巴公路 - 驟雨過後, 雨過天清的帕米爾高原
中巴公路 - 雲霧中的喀拉崑崙山脈

巴士來到喀拉崑崙山脈下的塔里木盤地邊沿的荒野上,本以為會像以前一樣在經過一條兩旁種滿白楊的狹長公路後,會停在一條維族村子的路邊餐館午餐,還記得那裡的烤羊肉串份外肥美好吃,可是巴士卻轉跑一條新建的寬闊公路上直奔喀什,中午便回到喀什市區的塔縣辦,想來這已是我第3次到訪喀什了。

我和英國兄弟打的到其尼瓦克賓館(Qini Bagh Hotel),那對新西蘭夫婦和其他老外就到色滿賓館去,其尼瓦克賓館是喀什其中一間老資格的涉外3星級賓館,因為帶著兩個老外,我便只好帶他們到這些較高級的賓館投宿,要不然我一個人又會跑到市中心舊車站旁的天南賓館去。其尼瓦克賓館的多人房已經住滿,不過舊大樓的3人標準房不過是105元一間,即是每人35元,十分合算,於是我和英國兄弟三人便過了兩天的同居生活。

下午James跑去泡綱吧(寬頻上網!),Ben要去找本地紅十字會的聯絡人,原來Ben的英國父親(媽媽是日本人)的一個朋友是國際紅十字會駐新疆預防愛滋病計劃的負責人,經老父的安排下讓正在修讀醫科的兒子順道到新疆的醫院見識一下,原來家底不同去外國流浪旅行也可以享受與別不同的經歷。


喀什 - 從牙科診所招牌學習人體解剖學和找錯字
喀什的特色地道美食

我這個平凡人就獨自跑到市中心人民廣場旁的中國銀行換錢,心想近來美元不斷貶值,故想在回港前盡量把帶著的美金現鈔都換成人民幣,之後順便到旁邊的天南飯店看看,才發現天南飯店的舊樓已被拆剩一大片空地,只剩下旁邊的3號樓還在營業。不過對面的舊客運站還健在,而且還給我發現了火車售票點,馬上便買了6月17日星期日中午開往烏魯木齊的硬臥車票,剛好可以在早上看過周日大巴扎才離開喀什,不過我會在吐魯番轉車到敦煌,然後再經青海坐火車入藏去。

天南飯店給拆成一片空地

其實剛才坐巴士到人民廣場時,便發覺大清真寺前面廣場兩旁原有的80年代白磁磚外牆藍玻璃舊房子都已拆卸,改建成仿古維式建築的遊客商場,又見市內繁華路段和主要十字路口不是蓋了些新酒店和港式豪宅洋樓便是變成建築地盤,大街兩旁不少舊樓外牆上也被用紅漆寫上一個個用圓圈圈著大大隻的“拆”字,驚覺幾年不見喀什的變化真大,看來西部大開發和近年內地方興未艾的房地產熱潮,正要把喀什這個老古的絲路商旅城市變身成東莞常平式的樓盤大地盤了。

喀什長途汽車站

因為之前在喀什待過不少時間,對我來說這趟其實只是過路休息幾天而已,並沒有甚麼特別事要幹,而我在喀什的最大得著便是吃,皆因喀什街上隨處都是維族和漢族的餐館,四周的超市裡又有各式便宜的零食和飲品啤酒出售,赫然發覺喀什原來是一個美食天堂,於是我們每天都放開肚皮狂吃,第一頓飯便是在賓館的中餐廳裡品嚐違久了的麻婆豆腐、咕嚕肉(豬肉!)和冰凍啤酒,晚餐我自己跑去川菜館點了碟炒空心菜和辣辣炒肉丁,享受一下違久了的川味,食菜時才想起原來我已有3個月沒有吃過青菜了,吃飽晚飯回到賓館又碰到英國兄弟在地下花園John’s Café的茶座裡喝啤酒下棋,於是我又和他們一起聊天喝酒,之後跟著的兩天我們都吃過不亦樂乎,大快朵頤。(2009/9/4)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