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5日 星期六

Goreme哥樂美

今早8時便爬起床,看看能否趕及報名參加旅館代辦的Goreme一天遊,可是發現先前離開黎巴嫩時差不多已痊癒的感冒,經過這兩天舟車勞動後喉嚨痛又再發作,希望不會影響今天的行程。

在旅店吃早餐時剛好遇到原本是英國人的老闆娘,老闆娘昨晚見我拿著本06年“新版”LP中東摸到她的旅店投宿,便興高彩烈的拿出剛從Amazon郵購回來的07年最新版LP土耳其向我炫耀裡邊有她的旅店推介,見她拿著LP翻來翻去看得津津有味,想是她也十分喜歡在土耳其旅遊吧?老闆娘問我要不要參加她昨晚向我推介的一天團,行程包括去地下城參觀,到一個山谷“Ihlara Valley”作一程短途遠足,當然小不免還有買紀念品的時間,一天團包午餐和入場費盛惠YTL50(HK$300)。

這些一天旅行團當然又是從附近幾家旅店的客人湊合成一車出團,這家旅店還有一個日本人參加了今天的旅行團,奇怪是他還拖著個旅行喼出發,原來他只請了兩星期假便要去伊朗和土耳其兩個國家旅行,扣除坐飛機來回日本和中東的時間,基本上是一天玩一個地方,中間各地的交通差不多全是坐飛機和長途通霄巴士來爭取遊覽時間,昨天他才剛從土東的凡城Van坐通霄巴士來到Goreme,今天玩完一天遊便要即晚坐車去棉花堡,行程真是超級緊湊,其趕頭趕命程度可比得上香港式的雞精鴨仔團。


奇石林,哥樂美

車上的團友共有十多人,不出所料,在巴士上又再碰到Francis和Peter,只見他們各人都帶著一台專業級別的DSLR數碼相機,Francis還是揹著一個鏡頭袋出行,看來兩人可是攝影發燒友。其他團友中還有一位美國大哥陪著他65歲的大肥佬爸爸來玩,原來這位美國大哥以前在AA裡當MC,大家以前算是同行,他說後來感到工作太忙,便辭職參加了美國的Peace Corp跑到羅馬尼亞搞經濟扶貧活動,他老爸便從美國飛過來探他和順便一同去土耳其旅行,我說以前在大行裡工作根本上是沒有私人空間,現在趁有空閒和老人家還有氣力便要珍惜陪他們去旅行的機會了,可是今天的行程中要行一段山路,唔知大肥佬爸爸頂唔頂得順呢?

第一站是去地下城參觀,我們一行人跟著帶隊的導遊姐姐鑽進地洞深險,眾多的地下室由一連串的窄狹的隧道連接著,不時因為有太多的遊客對頭而至而要由各團的導遊臨時組織人潮管制,聽導遊姐姐說地下城是拜占庭時代生活的“異端”基督徒為了避免宗教迫害,便往地下挖洞躲藏,因為這裡的土質結構特殊,結果地洞越挖越深,越挖越遠,挖了一座錯綜複雜的地下城出來,至後來回教徒取代了拜占庭在土耳其的統治,不知是奧圖曼帝國對異教採取較開明的態度,還是本地的基督徒都改信了回教,以前的基督教異端宗教迫害消失了,在山洞裡過著不見天日生活的人也再沒有要躲藏的理由便又回到地上生活,於是這些四通八達的地下城便漸漸被世人遺忘,直至近年被本地的農夫意外重新發現這些有幾百年歷史的地下城,於是又給Goreme添加了新的旅遊景點。

我們一行人從地下城鑽出來,導遊姐姐數人頭時發現少了兩個團友,就是那個日本仔和Francis,正當大家以為這兩人是在地下城的隧道裡掉隊走失了,Peter和導遊姐姐還著急如何在四通八達的地下隧道網絡裡找回失蹤者時,才見日本仔和Francis兩位哥哥仔彈下彈下咁從景點入口處跑回來,兩人手上還拿著剛從入口的小販裡買回來的土耳其布偶公仔,原來他們兩人一早從地道裡爬回地面,見大隊還未出來便把握每分每秒跑去買紀念品,虧我們成團人為他們白擔心,真是給他們吹漲了。

跟著便是去號稱土耳其最美的Ihlara山谷,沿著谷裡的小河朔流而下散步約一小時,山谷兩壁都是奇石和山洞裡的拜占庭小教堂,這時正值春天,山谷裡四處綻放著色彩鮮艷的小野花,實是十分適宜郊遊,一眾團友都興致勃勃地走到前頭遊玩,我就在隊尾隨著導遊姐姐聊天漫步山谷之中,一班拍友就忙著拍風景照,當中尤以Francis最為興奮,精力無窮地在山谷裡拿著他的大炮相機跑上跑落取景拍照,不亦樂乎,時而又因忙著拍照而大墮後,常常要作百米短跑式的飛奔追上在壓隊尾的導遊姐姐,然而他過度活躍之餘又愛打扮,不知何時從野花叢中採了朵小花插在耳畔,每次奔跑後又要停下來整理跑亂了的頭髮,真是比女孩子還要姿整,就連南非大叔都曾問我有否見過Francis的蹤影道:“Where’s she?”


導遊姐姐,Ihlara Valley

行出山谷便有一家遊客餐廳,我們就在河邊的露天餐枱吃午飯,只是旅行團的午餐不包括飲品,在陽光暴曬下我最終還是點了一罐可樂(YTL3),即是要成HK$18大元一罐汽水,這可是我在中東旅行以來最貴的一罐汽水了。飯後我們坐車到一處已廢棄多年的山洞修道院遊玩,Francis照例在山洞之間彈來彈去拍照,我就懶得四處跑便和導遊小姐就坐在一旁看風景和聊天,談著在土耳其旅行時又說到旅遊的心態,都認為旅遊時不要只顧著四處奔走觀光拍照,最好是能放鬆心情來享受旅遊的樂趣,不知是否給Francis聽到了,便對號入座以為我們在說他。

山洞修道院遺跡上的小孩

跟著我們又坐車到白鴿山谷上邊拍照5分鐘,跟著的行程便是到旁邊的紀念品商店買“邪眼”石珠子和到附近的一家酒莊買紅酒,回到Goreme小鎮的巴士站外時已是5:30PM,剛好讓日本人趕上黃昏開去棉花堡的巴士,我在巴士站外買了支雪糕甜筒吃,發現土耳其的雪糕真是挺好吃的,跟著才回到旅店吃晚飯。晚飯後我和坐在旁邊的一對加拿大老夫婦聊天,原來他們計劃花8個星期在土耳其旅遊,現在才過了4個星期,光是在Goreme便已待了4天了,今天他們下午才帶旅店老闆娘的斑點狗到附近的山谷散步,這時斑點狗從外邊跑進來,爬到梳化上舒適地躺在大叔身旁,把頭枕在大叔的膝蓋上睡覺,大叔就好像在家中晚飯後由自己的狗兒相伴著和到訪的客人聊天般,十分寫意。(2008/9/1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