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6日 星期一

凌晨1:30AM抵達開羅機場,剛步出海關便見到幾台ATM,其中一台是獅子銀行支援Visa和Master咭的ATM,正好讓我提點埃及鎊,不過我這次學乖了,用渣兜銀行的Master提款咭拿錢,以免用Visa信用咭時被系統常設為透支,雖然旅行時用ATM提款真是十分方便,不過D銀行有時就不太老實,騙你提款變透支來賺手續費,還要等你回家後看對帳單才知道,不過到時就冇仇報了。

晚上在機場大堂一角的長櫈上瞓睡袋,到早上7時許醒來時太陽才剛出來不久,我跑到機場大樓外找巴士到開羅市中心,可是就只有來回客運大樓之間的穿梭巴士,還有一大堆的士佬一清早便在等候貴客上鈎,可是搵來搵去就是找不到去市區的巴士站,想要問路但是友善的當地人都不諳英語,頂多是雞同鴨講指手劃腳一番,會英語的的士佬卻只會叫你坐他們的黑白色老爺車的士,最後我老遠看到隔著停車場老遠有一個鐵皮車棚,下邊好像停了幾輛巴士般的物體,問過一名路人知道那裡好像也有個巴士站,便姑且走過去看看,果然給我找到回市中心的機場大巴,開車前我在車站的小食亭買了杯熱咖啡來提神,順便把早上從ATM取出來的大鈔換點零錢來付車資。

因為太早了,巴士要到市區附近才開始上滿客,雖說埃及是個世俗化的回教國家,但是回教國家還是要嚴分男女之防,女士大都會用頭巾包著頭髮,男女之間在街上也不會隨便談話,不過上班的繁忙時間大家都管不得那麼多了,和全世界大城市裡的返工上學時間一樣,男女老幼都併命擠上車,不一會巴士便變成人肉沙丁魚罐頭,唯有男女兩方盡量避免身體接觸,和不要同坐在一起,湊合一下便算了。

巴士來到市中心開羅博物館旁邊的巴士總站,車站就在尼羅河和大馬路中間的一個大形迴旋處內,人多車多非常熱鬧繁忙,下車後轉下眼剛才坐的巴士便不見了,這裡巴士上的號碼和目的地都是用阿拉伯文寫的,但是阿拉伯國家的阿拉伯數目字又和全世界常用的阿拉伯數目字又不同,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像是元祖和變種後代般,所以我找來找去都找不到那輛才是機場巴士,正當我嘗試辨識方向之際,便見到一個老外大嬸背著大背囊,手上拿著LP在找巴士,我想她也是在找機場巴士站吧?不過我想我剛從機場巴士下來也找不到車站究竟是在那裡,她又怎會這麼容易找到呢!


開羅市中心, 埃及博物館附近Midan Tahrir的車龍, 就算有條貫穿全市的地鐵, 開羅還是成日塞車

剛來埃及不過幾個小時,便切實地感覺到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分別,耶路撒冷一切是秩序井然,開羅卻是混亂鬧哄,看來往後在中東的日子我都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應付了。既然入鄉除俗,我也管不得那麼多,也有樣學樣地跟著本地人胡亂衝過馬路,充分發揮多年來在祖國裡學習得來的生活技巧,其實開羅交通的混亂情況就跟幾年前的廣州和深圳差不多,所以我很快便適應了開羅的馬路規則~亂咁來。

Midan Talaat Harb廣場的迴旋處旁的古老大樓,車水馬龍,還有黑白色的老爺的士,十分60年代feel

開羅舊城的老房子充滿歐陸風格,如果不是街上行人和招牌都是阿拉伯人的,還會以為自己在巴黎,羅馬之類的歐洲都市裡漫步,據說19世紀後期奧圖曼帝國的埃及總督向西方列強大舉借貸來建設新開羅,更從法國和意大利請來建築師為開羅設計西化時尚的高樓大厦,結果落得破產,兵變,以至被債權人英國借機接收,最後淪為殖民地的收場,實在是人有我有的無知加好大喜功之過。

我在Midan Talaat Harb廣場附近一座古老大樓頂樓的一間旅館Meramees Hotel住下,旅館剛新裝修了頂樓的多人房和廁所,一個床位一晚只收E£25(HK$35),樓下大街的小食店一頓撐飽肚皮的Felafel包加米飯餐也不過是E£10(HK$14),就是買支2公升的冰凍樽裝水也不過是E£2(HK$3),噢!和超貴的以色列相比,埃及的消費水平可真是平絶中東的人間天堂,我終於不用再錙銖必較,可以放開懷抱狠狠地吃一頓好的啊!

雖然自昨晚的凌晨夜機,瞓機場,至今早搵巴士搵旅店,一直騰折至中午吃過午餐時已經很睏,但是今天還有幾個任務要做,第一件事是要搞掂約旦和敍利亞的簽証,第二件事是去買後天到阿斯旺的晚班火車票,所以就算有多累也必須先把任務完成才能回去睡覺。還好的是約旦和敍利亞大使館就在尼羅河對岸Doqi地鐵站附近,火車總站也在地鐵沿線上,所以便要走去試坐開羅地鐵。

和今早迫巴士一樣,開羅地鐡也是人山人海,所幸是車站和車廂還算寬敞乾淨,還設有女士專用車廂,每個地鐵站都有英文站牌,乘車時起碼知道自己到了那個車站,只是車站還是使用人手售票,大堂通往地面出口各隧道的指示又不清晰,加上人生路不熟,就是在Doqi出站時便走錯出口,後來在轉車到火車站時又差點搭錯方向,在Ramses車站出站時又差點找不到通往火車站的隧道,想問車站職員和路人,唔好意思,埃及人大都不會英文的,所以雖然開羅地鐵又快又平又方便,但是仍有改善空間-亂糟糟的車站指示,找方向還得要靠自己。

在Doqi花了點腳力好不容易才找到敍利亞大使館,但是大使館職員翻翻我的特區護照後,便說只接受埃及人的申請,外國人必須在自己國家的敍利亞大使館辦簽証,這個規舉我老早就知道了,只是敍利亞就只有在北京有一間大使館,大使館的網站上的FAQ說所有中國人,包括港澳台同胞都必須要有敍利亞單位發出的介紹信方能申請簽証,於是去北京辦敍利亞簽証就不用想了,所以我才跑到埃及的敍利亞大使館來申請,免得到時在敍利亞邊境時辦不到簽証,摸門釘被打回頭就費時失事了,但既然敍利亞大使館的職員說甚麼也不讓我申請,也就只有到時到敍利亞邊境闖關去。

跟著我又花了點腳力去找就在附近的約旦大使館,大使館的職員照例又把我的特區護照翻了一遍,我在香港時已查過資料,說香港人拿特區護照能在抵達約旦機場入境時獲發免費落地簽証,不過我將會從埃及西奈坐渡輪到約旦,不知道從海路入境會不會也有免簽,所以便想先到約旦大使館問清楚,那知大使館的職員跟我說中國護照是沒有免簽這回事,我必須提前申請簽証,而且還要等安曼批準,這樣一來簽証便是要一個月才會出來,真是跟我開玩笑了。我嘗試跟他們解釋中國護照和中國香港特區護照的區別,和香港人的免簽待遇,但是他們跟我說不就都是中國人嗎?看來要說清楚一國兩制是甚麼東西,真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而這種奇怪的制度也不是單一國藉的普通人能理解的啊!看樣子我只有到邊境和碼頭碰運氣了。

為了簽証的事白忙了一回,跟著便坐地鐵去火車站買28/3晚到阿斯旺的火車票,車站大堂有一處專賣所謂豪華臥舖車的VIP售票處,不過豪華臥舖的車票價錢也確是十分豪華,US$60大元一張車票,以埃及的物價水平來說這張車票可說是夠嗆了。豪華的玩意問過便算數,還是到對面月台的普通售票處買張普通車票好了,排隊時前面有個熱心的埃及大叔跟我說到阿斯旺的普通臥舖車票只需E£180,即是比VIP票平一半,不過輪到我買票時售票的大叔跟我說不論我在那裡買票價錢都會是外賓價,不過除了豪華臥舖外列車上還有便宜得多的頭等和二等座位可供選擇,我便花了E£90買了張頭等票,不過總覺得要坐13小時夜車也不會太好受,只有到時看看頭等座位會有幾舒服了。

任務完成後便回旅館睡覺,直至晚上9點多才起來,到Talaat Harb廣場角落一家始自1891年的西式咖啡館食件Cake,嘆噃杯英式奶茶,之前在以色列忍辱偷生日日咬麵包和飲支裝水,今晚終於可以似番個人咁食下Tea,舒舒服服地坐著睇下書,寫下遊記,悠然地享受一下正常的旅遊生活了。


旅店所在大樓的古董升降機

嘆完茶回到旅店,在前台遇到一個在德國留學來玩的中國學生,說明天要包的士去看大金字塔和較遠的紅色金字塔,但我就沒有興趣花整天時間遊車河了,跟著在大房裡遇到今晚唯一的同房~加拿大青年Steve。他以前在老家教幼稚園,出來旅行已有8個多月了,他說明天要去辦簽証延期,原來他在開羅找到一份英文報紙的編輯工作,一切都是因為他在埃及認識了一個來自利比亞的女朋友,所以便不願離開埃及,看樣子他對這段異國情緣可是十分認真的呢!(2007/10/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